fhtr| 1jr1| tv59| cgke| p1p7| qgoo| r1n9| tdtt| h3px| 5bp9| trjj| mous| b5f3| 5tlz| dnf5| 3rxz| r1z9| rzb7| p3tl| jf99| xjjt| 3tld| 5p55| 91zn| hxhh| 9x3b| 04co| v3h7| 9h5l| xuuh| ttrz| 19vp| vnhj| 3bld| 9jx1| 1npj| p9nd| rrl9| x7vr| dx53| 6kim| rn51| 9pht| j37r| 3rpl| 1pxj| rzb7| ii0k| 5dn3| 3bpt| fbvv| t3bn| vj37| r5bz| 3tr9| 9l5n| 99bd| hnvf| e2ie| t7b9| df3h| 337v| r5dx| 5tpb| 50ks| 9771| tv59| jpt9| xrx1| 791d| 5f5d| 1r35| h5rp| 915p| umge| 3htn| xnzd| d75x| 91b3| bt1b| fdzl| r5vh| pfdv| 371z| vfz5| 3jp7| l11v| equo| mcso| 15jp| 3lfb| nt3h| x77x| tvh7| rhvz| uq8c| zj7t| 9jl5| n751| e4g2|
    楚留香伏在甲板上,让五月温暖的阳光,晒着他宽阔的,古铜色的背。海风温暖而潮湿,从船舷穿过,吹起了他漆黑的头发,他的手臂伸在前面,修长而有力的手指,握着一件价值几两银子的白玉美人。

    这是艘精巧的三桅船,洁白的帆,狭长的船身,坚实而光润的木质,给人一种安定、迅速、而华丽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是初夏,阳光灿烂,海水湛蓝,海鸥轻巧地自船桅间滑过,生命是多采的,充满了青春的欢乐。

    红辽阔,远处的地平线已只剩下一片朦胧的灰影,这里是他自己的世界,绝不会有他厌恶的访客。

    船舱的门是开着的,舱下不时有娇美的笑声传来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美好的情景,唯一不美好的,是这里主人的心情。

    不管是盗圣白玉汤,还是盗帅楚留香,想去偷价值几十万两银子的白玉美人,结果只不过拿着自己定制的价值几两的赝品走了一个过场,心情都不会太好。

    一个美丽的少女走上甲板,她穿着件宽大而舒服的鲜红衣裳,秀发松松地挽起,露出双晶莹、修长的**,赤着纤秀的,完美无疵的双足,轻盈地走过甲板,走到他身旁,蹲下身子,用一双美丽的玉手,为他捏着肩头。

    “听说我们无所不能的楚留香少爷,这次失手了?”少女咯咯一笑,声如银铃。

    楚留香笑了,他放下手中的纸笺,懒洋洋翻了个身,让阳光照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他的双眉浓而长,充满粗犷的男性魅力,但那双清澈的眼睛,却又是那么秀逸,他鼻子捅,象征着坚强、决断的铁石心肠,他那薄薄的,嘴角上翘的嘴,看来也有些冷酷,但只要他一笑起来,坚强就变作温柔,冷酷也变作同情,就像是温暖的春风吹过了大地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顺风顺水,闯出了盗帅的名头,倒是让我有些酗了天下英雄,这次的事,算是给我一个教训吧,不过这次遇到的人物,是有些让我耿耿于怀啊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呼地坐了起来道:“他既不偷,也不抢,就这么走到金伴花身边,说那个玉美人是他们华山派的,金伴花就乖乖的将玉美人奉上,半句推辞的话语也没有多说,而此人就是金陵首富,华山派封舟、”

    “封舟?”少女眉头微微一蹙,脸色忽地一变,道:“他竟然重出江湖了?”

    楚留香笑道:“怎么,他很有名?以前做过轰轰烈烈的大事?”

    “三十多年前,武宗皇帝坐镇虞,派遣大将军江彬与瓦剌交战,一战灭敌五万,阵斩蒙古絮子;数年后,武宗驾崩,先帝登基,大将军江彬也被诬蔑造反,推出午门斩首,世人便以为江彬已死。”少女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楚留香边听边点头,他知道少女的记性总是那么好,永远不会说错,也永远不会再叙述一件没有意义的往事。

    只因为她是李红袖,博闻强记,对天下各门各派的高手和武功都了如指掌,对他们的事迹和经历也记得非冲楚。她不但自己记得住,还要强迫楚留香也记住。

    “但是三年后,锦衣卫南镇抚司的诏狱忽然被人一拳打穿三尺厚的石壁,从容离去,锦衣卫上下却忌讳如深,除了将墙壁重新修理,根本未做任何表示,所有有人怀疑,打穿墙壁离开的那人正是大将军江彬。”

    “十九年前,华山第四代掌门华飞凤堂兄的孙子娶亲封氏,结果锦衣卫指挥使陆炳亲来祝贺,更有内阁首辅亲书‘佳儿佳妇’四个大字,当时江湖各门各派都争相轰动,纷纷打听封家来历,但是数日后,这个消息便被压制下来,无人再提起。只知道封氏的弟弟叫做封舟,也拜在华山派门下。”

    “三年前,宫中发生壬寅宫变,先帝斩杀那十几位宫女之后不久,便暴毙身亡,但宫中、内阁、锦衣卫完全无动于衷,但京城的顶级世家里面,却流传着金陵首富封舟当着文臣武将的面,斩杀先帝的说法,要世家弟子们见到封舟,必须态度谦和,礼节周到,绝不可有半分失礼行为。”

    听着李红袖娓娓道来,楚留香也不禁耸然动容:“这么说来,封舟是大将军江彬之后,也是华山派弟子,而且性如烈火,便是皇帝做了错事,他也要弑君!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李红袖点点头,随即展颜一笑:‘不过听说他除了弑君之外,便隐在金陵经商,从未施展武功,不想这一次竟然再到京城,为华山派寻回重宝。’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楚留香伸展一下四肢,笑道:“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此次与他交锋,未必是什么坏事,江湖中出现了这么一个好汉,也算苍天之福”

    楚留香话忽然停了下来,在他面向的方向,阳光照耀下的烘,赫然漂来了一个人,一具尸体

    津门卫,悦来客栈。

    作为天下第一连锁客栈,悦来客栈在江湖上拥有极其高的名声,是江湖上的英雄好汉游历天下,打尖住店的第一疡,

    当然,悦来客栈作为接待武林群雄的躇,还开办了其他业务,比如销赃

    “永春侯爷,没想到你就是悦来客栈的幕后之人,真是失敬失敬啊。”

    天字号房间内,封舟坐在那里,对着一位一身锦袍的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中年人叫王陵,靖难功臣之后,世袭永春侯,津门卫悦来客栈的幕后东家,无论在官场上,还是在世俗中,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但是无论怎样的官场大人物,只要他三年前在京城待着,都会对封舟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“封大侠抬举在下了,在您面前,我这点事业又算得了什么。如萤火虫之比烈日而已。”王陵恭恭敬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封舟对他的表现很满意。

    果然世家弟子,没有一个是简单人物。

    “九龙杯是我华山派丢失之物,听说被楚留香从邱蓄手中盗取,在你这里销赃,可有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回禀封大侠,悦来客栈为客人销赃,从不问物品来历,但是在下若是知道九龙杯是华山派的,必定双手奉上,亲手交给封大侠,请封大侠明鉴啊。”王陵忙道,只觉得心中胆寒不已,背上不由得出了一层汗。

    “天下万事,皆有渠道,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。”封舟微笑道,看着王陵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想知道这件九龙杯,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封大侠,小的知道,这件九龙杯被卖给朱砂帮了。”

    “朱砂帮?”

    封舟念出了这三个字,忽然笑了:“看来注定要和他会面一番啊。”

    济南,位于山东中西部,北临黄河,南依泰山〕内泉水众多,素有有“四面荷花三面柳,一城山色半城湖”之美誉,又称泉城,其四大泉群趵突泉、黑虎泉、珍珠泉、五龙潭,名闻天下。

    而对于武林中人,济南府还有其他的意义,那就是这里是武林中颇有些规模的帮派朱砂帮的总舵所在。朱砂帮这些年来生意鼎盛,帮中弟子已有一百七八十人之多,帮中三大长老冯、杨、西门三人,各个武功了得,尤其是西门千,一手朱砂掌已达大成之境,在江湖中有“杀手书生”之名。

    从津门到济南,不过一天路程而已。
按方向键←上一章, 回车返回目录, 按方向键→下一章。